那人、那山、那茶樹

撰文/李怡萱;攝影/李怡萱

「大自然奧妙之所在,就在於你永遠都不可能完全掌控它,絕大多數都是它早就安排好的了。」余三和老師堅定地說著,雙手則將方向盤順著山路的走勢緩緩轉動,並且以熟練又輕快的方式,彎過一個又一個看似盡頭卻又充滿無限可能的蜿蜒山路。

從賣茶人到種茶人

    位於翡翠水庫保護區內的坪林,富有「茶鄉」之美稱。四面山脈綿延、雲霧繚繞,滿山蒼翠的茶園更是此處,最具特色且獨特的景觀。每每開車行經此處,總會不經意地被窗外那片鬱鬱蒼蒼所吸引。

    右手舉起熱水壺,將熱水注入裝有野放白茶茶葉的瓷杯裡,並用蓋杯罩住等候片刻後,再將茶湯從茶盅斟入杯中。手中這杯澄澈透亮的白茶,細聞有股清香氣息,入口後風味平易近人,少去了苦澀倒多了甘醇,如同余三和老師給人的印象。
    

    出生於茶鄉坪林,家族本身又是經營茶行,自幼便與茶樹為伍。對他而言關於家鄉的印象,除了延綿不絕的山巒及看不厭的溪谷美景外,停留在腦海裡最多的就是那遍佈滿山的碧綠茶園。「我覺得人與自然的關係並非是予取予求的。」這是余三和老師對大自然的敬重。他表示自然界的萬物,並非只為人類的私慾而存在。正因如此余三和老師與一般茶農有所不同,他所在意的絕非是手中那60座茶園,為他貢獻了多少斤茶葉,而是在經營茶園時,能否同時做到生態平衡與保育。
 

一切都是大自然最好的安排


    在決定回鄉接手家傳的茶園前,他只是一名經營茶行20多年的茶商。從茶商到茶農的身份轉變,或許是想要追尋一個能與自然共處、永續發展的茶園經營方式。因此從接手家中的茶園後,余三和老師屏棄採用慣行農法,在眾人的不看好與嘲諷下,毅然決然投入有機耕作。初期以「喝茶護水庫」為初衷,進行有機耕作的推廣。原以為這個決定是萬無一失,但接著下來的幾年卻遭遇到一些困境。以有機耕作的方式栽種茶樹,產量雖說保持穩定,但品質並無太大的提升,反倒因此導致滯銷狀況。此外一直惦記在余三和老師心上的「喝茶護水庫」初衷,似乎在施灑有機肥料的過程中,悄悄地模糊了它在心中的模樣,這也使得余三和老師開始反思關於有機耕作的利與弊。


    「好像是從2010年開始,就決定將茶園從有機耕作進行轉型。期間拜會高定石先生尋求野放茶知識外,更另外進修研習來自日本的秀明自然農法。」如此做法就是希望藉由不同面向的耕作經驗交流,讓茶園從有機逐漸轉型成為自然農法、野放的耕作方式,減少對自然生態的破壞,實踐邁向野放的友善農業真理想。 


    廣義上自然農法指得是順應著自然的節奏,不以人為方式干預,讓茶樹和其他作物、生物自然競爭,達到自然平衡。從另一角度看待,一切就像是達爾文的物競天擇說,淘汰掉不適合的、留下最優秀的。無論是好、是壞,一切都是大自然最好的安排。

 

公司地址:320桃園市中壢區青埔九街57號 | 公司電話:03-453-3886 | 連絡信箱:heritagelife.cl@gmail.com